當前位置 > 首頁 > 最新資訊 > 行業新聞
行業新聞
大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應當重罰
2019-05-24  證券時報網

大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以往多以違反信披處理,《刑法》明明有處罰依據卻很少使用,使得10多年前猖獗的資金占用問題死灰復燃并有燎原之勢。

最近一段時間,大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的現象觸目驚心,幾億元都是小案例,不少已經上升到幾十億元級別,甚至有一家公司狂飆到百億元級別——上市公司100多億元存款賬戶里的錢全被挪用。

拿人錢財至少要經人同意,但掌握上市公司的大股東卻利用自己的優勢地位,輕易將上市公司的資金轉移到自己口袋,這其實是私自侵占,從日常理解看,不是搶劫至少也是盜竊。“占用”是一個被美化的代稱,這個字眼掩蓋了此種行為的惡意和惡劣程度,讓人感到只是將上市公司的資金扒拉到大股東手里那么輕松。

要動用上市公司資金,需要股東同意,也需要支付成本,問題是一些大股東根本就沒有這些程序,即使有也很難通過,因為中小股東都知道資金被大股東占用兇多吉少。

上市公司的資金要用于生產經營,“閑錢”也可用于理財,即使以5%的年利計算,10億元就有5000萬元收益,超過不少中小公司一年的凈利潤,更不要說百億元的資金占用了,那無疑是對上市公司股東的掠奪。

實際上,大多數上市公司沒有這么富裕,還要負債經營,資金挪用損失的就不止是利息了,很多上市公司資金被侵占后往往導致巨虧,淪為ST,基本面嚴重惡化。

對這種占用上市公司資金行為的處理,以往多是行政處罰了事,處罰依據是信披違規,??釕舷?/span>60萬元,責任人被資本市場禁入。這與動輒億元級的資金占用相比,實在是太輕了,難怪總有大股東為此鋌而走險(甚至連險都算不上)。

《刑法》第169條規定的情形是,無償向其他單位或者個人提供資金等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等,可處7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而與《刑法》169條相比,大股東占用資金的情況更適合《刑法》第272條,即挪用資金罪。169條是指將上市公司利益輸送他人,272條則是指將上市公司利益占為己有。

大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如果歸還,那就是挪用資金罪,不歸還就是職務侵占罪,都要承擔刑事責任。

在新聞報道中,挪用資金罪并不鮮見,A股上市公司實控人也有幾個,顧雛軍是比較著名的一個,新太科技創始人之一、原董事長鄧龍龍因犯挪用資金罪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,振芯科技創始人也因挪用資金獲刑。上市公司高管以此罪名獲罪的也有,2018年萬年青原財務部部長肖福明就因挪用資金被判有期徒刑8年。

2014年1月,深圳航空原實控人李澤源以挪用資金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,2013年真功夫創始人蔡達標因挪用資金等罪被判14年。

與這些大公司關鍵崗位人物相比,普通職員挪用資金的領刑更重,案例也更多:建行分行員工挪用資金炒股巨虧775萬元被判18年;一些企業職員因為侵占數十萬元也被判刑。

2002年底,證監會曾普查1175家上市公司,發現676家公司存在大股東占款現象,占款總額為967億元。當時引起各方高度重視,這種情況后來一度有所收斂。只是,這么多年來大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被判刑的卻寥寥無幾,如今“占款”現象明顯增多,除了經濟原因外,處罰太輕也是重要原因。

大股東侵占手法也越來越簡單粗暴,比如一家上市公司子公司A出售給B公司貨品,另一個全資子公司C再從B公司采購,B公司拖欠A公司貨款,收取C公司預付款,資金幾經倒手就轉到了大股東手中;一家上市公司在民間高息融資,然后將融來的資金輸送給大股東……上市公司則往往通過假賬應對。不難預計,暴露出來的只是少數,還有不少大股東正在占用上市公司的資金,侵占中小股東利益。

多數上市公司資金挪用案沒有進入刑事訴訟程序,主要是由于受害者缺位,中小股東很難發起和配合檢察機關將實控人送入監獄。監管部門可以考慮設立專門機構,以銜接偵查和檢察機關,起訴占用資金的大股東,以凈化資本市場環境。